Banner

東非遊記:Safari 第一日 (21/1/2001, Sun):Tarangire National Park

整裝待發

終於到了期待以久的 safari 第一天!

我們的車是一部可開頂的豐田 LandRover 四驅車,雖然看來有點舊,但尚算寬敞。嚮導兼司機叫 Hashim,身材高挑。他把我們載到市場,我們的廚師兼總務 Kanuth 早已恭候多時01。同行還忽然多了一位年青的學徒仔 Shabani,怎麼每次都是較我們預算的多一人?

跟學徒仔談了一會,原來當 safari 的廚師也要考試,之前要有三次實習,今次是學徒仔的第二次實習。而當嚮導則要上課和考取牌照。

車在市內02兜了一會,他們似乎是買少了些重要東西,但今天是星期日,很多店舖都關了門。找了一會後,不知甚麼緣故,學徒仔忽然說不和我們一起出發了。一番擾攘,最後要十一時多才正式出發,今天我們要到的是 Tarangire 國家公園。

初遇野生動物

我們還未正式進入 Tarangire 國家公園已看到第一頭野生動物,牠是一頭水羚 (waterbuck) 03。牠含羞答答地看著我們,正式開展我們八天的尋找動物遊戲04

我們來到公眾營地,這裡並沒有任何圍欄,據說晚上有可能聽到獅子在附近咆哮,我心想那裡會這麼容易遇到。

我們吃過午餐盒後便開始我們的第一個 game drive。我心想烈日當空的下午也不會有太多動物,反而我覺得四周的風景很特別,很有非洲原野味道,尤其是像把傘一樣的刺槐樹 (thorn acacia) 05 和蘑菇似的猴麵包樹 (baobab) 06

吸血蒼蠅

我不時有種被針刺的感覺,原來是被一種吸血的 tsetse fly 所咬。我一直以為這種吸血蒼蠅只會在有傷口的地方吸血,原來牠們竟然會透過 T-shirt 吸血,真是無孔不入,防不勝防。奇怪是我雖然已不知被叮了多少次,但是捲起衣袖卻看不到傷口。其實我最怕的不是吸血蒼蠅,我曾聽過在非洲有一種會在皮下產卵的蒼蠅,蒼蠅幼蟲會在體內孵化然後破皮而出,十分恐怖。


收穫豐富

出乎意料這次 game drive 也看到不少動物:長頸鹿、大象、黑斑羚 (impala) 01、狒狒和幾種色彩繽紛的鳥02,最令我驚喜的是看到花豹 (leopard) 03。花豹性喜獨行,行蹤隱蔽,是此行我最擔心看不到的大型動物。

Hashim 帶我們參觀一間 lodge,那裡的露天餐廳可以從高欣賞 Tarangire 的景色。

我漸漸不喜歡跟 Hashim 說話,對他愛誇張愛炫耀的作風感到很煩厭。他常吹噓自己的「往績」如何輝煌,又對我們好像甚麼動物都拍照很不以為然。他常以誇張的口吻說在 Serengeti 隨處都是大象、長頸鹿甚至獅子,叫我們在 Tarangire 每種動物最多拍一張就足夠。

Hashim 似乎想在餐廳坐下到黃昏,但見我們不大興趣作久留,只好繼續 game drive。

剛才下午的 game drive 成績已經不錯,還以為黃昏的一定更精彩,怎知見到的動物04反而較少。公園規定六時半後不能 game drive,我們只好返回營地05


夜半獅吼

晚餐頗為豐富,味道也很好,偶然還有遠方鬣狗 (hyena,俗稱土狼) 的叫聲作背景音樂。進餐時四周蚊蟲不停滋擾,我們和這些大自然的小朋友一起分享了這野外的第一頓晚餐。

Charles 似乎對這野外的首晚不大習慣,還好是入夜後 tsetse fly 似乎完全消失了。而我可能昨晚睡得不好,沒多久便睡了,不過睡得也不酣,不時醒過來。

迷糊間聽到「胡...胡」的低沉叫聲,忽然清醒過來,這不就是公獅的叫聲嗎?我坐起了身,過了不久又聽到這「胡...胡」聲,而且頗為清楚,這次我肯定了。我從營帳的窗戶看出去,試試可不可以找到幾對反光的眼睛。

我並不感到驚慌,我反而感到很刺激和幸運,沒想到真的會在這沒有保護的營地聽到夜半獅吼。這時我的肚子漸漸感到有點不適,想是腸胃對野外晚餐還未適應,說不定還吃進了幾隻小昆蟲。我只望不適不要惡化,雖然我留在營裡不感驚慌,但走出外面去「方便」則是另一回事了。

獅吼沒多久便停了,又過了不久,忽然聽到一聲很響亮的鬣狗聲,Charles 也給這叫聲弄醒了。相信這頭鬣狗就在營地外的地方,這回我的肚子是更加不能有事了。

《東非遊記:Safari 第一日 (21/1/2001, Sun):Tarangire National Park》- 本頁留言

注意:除標明 <站長> 的留言外,其餘的回應皆為留言者的個人意見和資料。

留言 讚好謝謝!

你的名字 *
你的回應 *
你的評分
最差 1 2 3 4 5 最好
你來自
你的電郵
你的網頁

注意:留言或回應只用作個人旅遊經驗分享、對這網站的意見或相關的旅遊查詢。與此無關、不法、不雅的留言或廣告宣傳將被刪去,恕不另行通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