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nner

非洲南部遊記:希望愈大、失望愈大

自 2001 年到過東非坦桑尼亞(坦尚尼亞)safari 後,對 safari 的興趣非但沒有衰減,更是與日俱增。

夢想之旅

當年準備那次東非旅行時已開始留意非洲南部的國家公園,相比東非的國家公園顯得更遙遠,多了份神秘感和原始味道。後來又認識到 Okavango Delta、大津巴布韋(Great Zimbabwe)、納米比亞(那比亞)的大沙丘、Fish River Canyon 等名勝,對到非洲南部的興趣愈來愈大。

轉眼六年,終於有機會重踏非洲的原野。我知道 2-3 星期的假期是沒可能走遍非洲南部所有最吸引的景點,於是把非洲南部分成兩條路線:第一條從南非的約翰尼斯堡開始,經Botswana、維多利亞瀑布、大津巴布韋、Kruger National Park 返回起點;第二條則遊納米比亞加南非西南部的開普敦(Cape Town)和花園大道。這次因為季節關係,選擇先走第一條路線。

Okavango Delta
Okavango Delta
維多利亞瀑布
維多利亞瀑布
Kruger National Park
Kruger National Park

面對現實

懷著夢想成真的期待,很快已草擬好一條較詳細的夢幻路線,用當年到東非的辦法,電郵給一些當地旅行社打價。我明白 safari 向來是貴族玩意,但心想這次較上次多了一人同行分擔包車費用,雖然路線較長,但只要採用較便宜的露營方式,相信價錢能控制在可接受水平(當時希望在 US$3,000 以下)。

可是當我陸續收到旅行社的回覆時,我很快便從甜夢中甦醒過來。

第一個問題是幾乎全部旅行社都不願前往津巴布韋。我知道近年來津巴布韋局勢動盪,尤其瘋狂的通脹令國家民不聊生,但看過資料後,相信當時仍可到遠離首都的大津巴布韋、Hwange National Park 和維多利亞瀑布三處景點,但也覺得最好有旅行社沿途照應。

更大的問題是價錢跟目標價相去甚遠。初期我曾把目標價說給其中一間旅行社試探反應,他們的態度立即 180 度轉變,擺出一副不要再打擾的架子。後來有一間算是熱心回應和肯去津巴布韋的,報價竟要 7,000 多美元,還未包內陸機和一些雜費呢!

擾攘一會,明白實現夢想之旅是沒可能了,無奈得接受相對便宜得多的跨國巴士團。不幸是這些團都有固定的出發日期和長度,跟我們吻合的不多,最終要把假期分成參加一個 7 天的巴士團和一個 4 天的南非團。更糟是兩個團之間有四天,不夠時間去 St. Lucia 濕地、斯威士蘭(Swaziland)或萊索托(Lesotho)等有興趣去的地方,最終我們要分別參加幾個一日團打發這四天,到一些並非首選的地方。

包車看動物
包車看動物
露營方式 safari
露營方式 safari
跨國巴士團
跨國巴士團

貓狗不見了

計劃行程時的不如意本已令熱情降溫,想不到行程中也有不少倒楣事。

上次在東非在看獵食獸方面其實算不錯,只是天氣不佳,拍出來的照片不甚滿意。相比下來,這次在看獵食獸方面便乏善足陳。我們在 Kruger 國家公園只遠看過一頭病臥在地的垂死母獅,遠看過一頭黑背豺(black back jackal),以及遠看過細如小鳥般的五頭獵豹兄弟。在旅行團常到的 Pilanesberg Game Reserve,據說團友大都能找到獅子,所以我也抱有很大期望,可惜最後仍是空手而回。

我明白 safari 就是這樣的,要保證看到便去動物園吧,所以我雖然失望但也不致抱怨。不過在動物園仍看不到動物便不同了。

用來打發四天時間而參加的其中一個當地團,是到像內地甚麼野生動物世界的 Rhino and Lion Park,也就是反過來把自己關進流動「籠」裡看動物的動物園。到非洲不看真的野生動物而看豢養的本已有點那個,竟也看不到預期看到的動物就更失敗。

那裡會把動物分成數區,其中我最想看的是非洲野狗(African wild dog)。雖然這次到的幾個國家公園都有這種瀕臨絕種獵食獸的蹤跡,但能看到著實沒把握,到動物園先看看和拍照倒也不錯。可是我們在非洲野狗區怎麼也找不到牠們,後來我忽然在動物園的圍欄外看到兩頭,原來非洲野狗們「越獄」了!我不知是我們那麼湊巧遇上牠們越獄的一刻,還是牠們早已挖好地道,閒來便到外面旅行小休。

動物園亦設有獵豹區,但我們同樣找不到獵豹,連包車司機也覺得奇怪。在獅子區雖然看到幾頭,但也是遠遠躲在長草之下。最後我們能清楚看到獅子的,還是要回到附設的傳統動物園,看關在籠裡的獅子、白獅子和一頭會舔洋娃娃的獵豹,沒料到的是在非洲竟看到老虎和白老虎。

病臥在地的垂死母獅
病臥在地的垂死母獅
黑背豺
黑背豺
獵豹五兄弟
獵豹五兄弟
成功越獄的非洲野狗
成功越獄的非洲野狗
誰說非洲沒老虎?
誰說非洲沒老虎?
甚至有白老虎哩!
甚至有白老虎哩!
會舔洋娃娃的獵豹
會舔洋娃娃的獵豹
籠裡獅
籠裡獅
白獅子
白獅子

大貓變細貓

本來在 Botswana 的一次難得機遇足以讓我挽回大部分失落感,可惜又因為不能控制和難以理解的人為因素而糟蹋了。

我們的巴士團包遊 Chobe National Park 的遊船 safari。黃昏時忽見岸上聚集了幾部吉普車,知道附近一定有些特別動物,附近的其他船亦聞風湧至。雖然我們是第一艘發現的船,但船伕兼嚮導卻把船泊在一處難河岸最遠的位置。果然不久便見一頭花豹悠閒地從樹叢裡鑽出,走到河邊沙灘「cat walk」。當時無論光線、拍攝角度都堪稱一絕,河上的位置甚至較岸上吉普車的位置更佳,但偏偏因距離太遠、船隻又有晃動而拍不成好照片。當時有團友問嚮導可否駛近一點,但他愛理不理的只說船吃水深不能駛得太近岸,但旁邊明明有幾艘同款的船駛近幾乎一半,離開後船亦曾駛至很近岸的位置,真不明嚮導為何不肯駛近點。

事後幾天我數次重提舊事,每次都語帶不岔,朋友說我耿耿於懷,我想我是的。他們不太明白,花豹偏愛隱蔽,safari 時能遇上已算幸運,遇上的大多也是看見牠們伏在樹上,能看見牠們 cat walk 實屬難能可貴,還要在絕佳的光線、角度和環境下,我想再多去十次、二十次 safari 也難再遇上。

岸上聚集了幾部吉普車
岸上聚集了幾部吉普車
捷足先登卻在最差的位置
捷足先登卻在最差的位置
花豹「cat walk」
花豹「cat walk」

理性回顧

平心而論,這次旅行也不是完全一無是處,safari 方面也不是沒有驚喜,只是久缺點「大貓」緣吧。

這次看非洲象的體驗便較上次在東非好得多。在東非,導遊老遠看見大象已想著離開,看見大象回頭已立即開車了。這次旅程中,我們卻有多次機會近看包括帶有小象的象群,亦見過大象過河,甚至試過象群就在車前横過。這些體驗在東非都是不可思議的。

上次看河馬和犀牛亦遠不及這次。上次我只見過冒出水面一些的河馬,這次除了在夕陽下看見「原隻」河馬外,更見識了牠們長開血盆大口時的醜態,讓我更明白牠們為何是非洲最危險的動物。上次在東非見過「原隻」黑犀牛,這次除了多看到白犀牛外,拍攝的條件亦較上次好。另外這次亦多看到幾種羚羊,拍照的環境亦較上次好。

遊維多利亞瀑布淋個痛快的體驗也沒有令我失望,空中鳥瞰的景觀亦較上次在南美伊瓜蘇瀑布icon好(不過礙於地理環境因素,我還是覺得伊瓜蘇瀑布稍勝一籌)。

我想讓我這次失望的主要是期望過高,可能是 10 分期望,7 分結果吧。第一次 safari 時能見到動物已感滿足,這次便期望能遇到更好的拍攝條件,加上缺少了第一次的新鮮感,才會令失望的感覺加強。

大象小象過馬路
大象小象過馬路
河馬的血盆大口
河馬的血盆大口
犀牛頭部大特寫
犀牛頭部大特寫
上次看不到的 Greater Kudu(大捻角羚 / 大旋角羚羊)
上次看不到的 Greater Kudu(大捻角羚 / 大旋角羚羊)
上次看不到的 Roan Antelope
上次看不到的 Roan Antelope
鳥瞰維多利亞瀑布
鳥瞰維多利亞瀑布

野性的呼喚

上回在沒圍欄的營地野外露營,晚上給獅子、鬣狗吵醒和夜半聽到獵物驚叫、逃跑的體驗icon,都是畢生難忘和這次所遠遠不及的。那是一種覺得自己真正融入非洲原野的感覺,而這次 safari 中,始終有種仍未擺脫文明的感覺(雖然對絕大多數城市人來說已極之難得了)。

我仍夢想將來能再次在非洲原野露營,但卻感到愈來愈困難了(主要是朋友都年長了,捨不得舒適的床鋪,不願再露營,而昂貴的 safari 又難以隻身前往)。

《非洲南部遊記:希望愈大、失望愈大》- 本頁留言

注意:除標明 <站長> 的留言外,其餘的回應皆為留言者的個人意見和資料。

留言 讚好謝謝!

你的名字 *
你的回應 *
你的評分
最差 1 2 3 4 5 最好
你來自
你的電郵
你的網頁

注意:留言或回應只用作個人旅遊經驗分享、對這網站的意見或相關的旅遊查詢。與此無關、不法、不雅的留言或廣告宣傳將被刪去,恕不另行通知。